只要想起那句:所有人都在帮你做这个项目,所有人,所有人,都是在帮你,都是在帮你。我就恨的牙痒痒。大家不过做自己份内的工作,就这么变成了对我因为无法一个人同时做所有人的工作而进行的无私的包容和慷慨的恩赐。在狭小的会议室里疯狂地重复着,强迫着我接受这个逻辑,大体上就是发条橙里被以治疗之名强迫观看色情暴力的感受了。

再没有人给得了像你那样炽热的爱

即便过了五年八年,五十年

即便我贫穷或是富有

即便我幸福

或是不幸

都再无法拥有你了



噩梦之二

关于杀戮的梦回来了,关于我颤抖的双手,关于人体被刺破的触感从刀尖一路向上传递,依次是黎明前的焦躁,极致的愤怒和最后的幸福

回想了一下过去几年在工作,生活,感情上的大事小事,我发现痛苦的来源一是磨难太多,而是在一些人和事上做了几乎没有底线的忍让。前几天跟好友叹息道,总觉得像是借了别人的生活,浑身不自在,这大概就是没有be myself的感觉吧,但是问题就在于“我”又是谁呢。今天看到一句话,说抑郁是活在过去,焦虑是活在未来。对这个活得并不自在的过去和现状感到恼怒,对未来不知道想要什么感到恐惧。如果人的一生就像打磨一件器具,那么我的光泽已经是在肉眼可见地黯淡下去了。

忍让,沉默,迷茫,放任别人来伤害。

假装还活着。

和小赵分手啦,有失有得,如释重负
第一次这么喜欢一张脸,和一个笑容
可是再见呀

不喜欢就是讲也没得讲
发神经去和不喜欢的人相处
是很佩服自己

三天没吃饭了
除了冰淇淋和胃药
看什么都吃不进
即便再努力地去回忆食物的味道
也像隔了一层厚厚的屏障
中午炒了盘年糕
吃了几口开始反胃
然后莫名其妙地哭出来
眼泪止不住地砸到盘子里
啪嗒
在酱汁里炸开
浪费了一顿好饭

to all tomorrow's parties

和一个五岁的小女孩促膝长谈

她向我描述了一下对于生活的看法

她的好朋友有时候会像大人一样生气

而她很少

多数时候她都很开心

她歪在滑梯的扶手上看星星,告诉我她开心的时候很可爱

然后转过头看着我,说她睡觉的样子更可爱

她的姥姥会说方言也会说普通话

但是她只能听懂方言里

过来吃饭,和不吃饭要打屁股

这两句话

但是姥姥从来没打过她,爸爸妈妈也没有

她说爸爸是上班的人,妈妈是卖衣服的人

妈妈可以随时接送她,爸爸不可以,她不知道爸爸上的是哪种班,只知道他会出差

她快要离开好朋友们了,因为她要搬家

“你可以留下朋友们的联系方式,然后一起出来玩”

我提供了这样的解决方案

她...

戒吃稍微有点痛苦


想戴着耳机
一起听nick cave
听where the wild roses grow
我们就放下书本轻轻跟唱

又或者
只是想倾诉
这东倒西歪的生活
和此刻纷乱如麻的心情
just want to be by your side

想逃走
酸甜苦辣尝过
柴米油盐尝过
还是想逃走
地铁站的长椅
码头的栏杆
机场的沙发
陌生的游乐场
不熟悉的公园
从未光顾过的便利店
比任何地方都感觉安宁


在地铁上听到泪流满面

越接近活着
越能感受到你的存在
玻璃墙上我的手掌印和呼气的痕迹
是墙内外两个世界
你和我两个世界
仅剩的连接

jake bugg的indigo
sharon的indigo
agent shaw是indigo

我强烈的情感
咆哮的哭喊
我片刻的平静
和长久的沉默

是indigo

© 艾米丽|Powered by LOFTER